小品——蝶变
2017-11-28 14:40:00  来源:法润江苏网

  时间:某年重阳节

  地点:某养老院

  人物:阿  玉  女  48岁   矫正对象

  秋  寒  女  41岁   某医院医生

  三好婆  女  80岁   寄养老人

  老  蔡  男  60岁   某团体义工

  [幕启:养老院食堂大厅内,布置的喜气洋洋,中间一幅寿星图,两侧对联一幅:福如东海长流水,寿比南山不老松。横批:福寿双祺。

  阿  玉:(喜气洋洋的地上)今天是重阳节,敬老院还要搞活动,帮老人过节。我呢,早点过来帮忙。喏,顺便还给三好婆带了点重阳糕!三好婆!三好婆!

  三好婆:(驻着拐上)哎呀,阿玉啊。你又来望我了呀!

  阿  玉:三好婆!今朝重阳节,我来帮忙。

  三好婆:阿玉,你是真真好,忙天忙地么,还要经常来陪我聊天。哎,不瞒你讲,现在是你三天不来,我就望啊望,望你来搭我讲讲话。

  阿  玉:三好婆!我会常来,常来看看你,放心吧!

  三好婆:瞎说,三好婆人么老,心里可明白,你又不欠我老太婆的,凭啥要你常来看看我?

  阿  玉:三好婆,你想多了。

  三好婆:阿玉,你要是我媳妇,多好啊!

  阿  玉:三好婆!你又瞎讲了。看,我给你带什么来了?

  三好婆:唷,重阳糕!

  阿  玉:我上次听你讲,想吃重阳糕。

  三好婆:嗯,阿玉,重阳糕我顶顶欢喜哉。再加上是你买的,而且……

  阿  玉:而且是你的生日嘛。

  三好婆:阿玉,连这个你也知道?

  阿  玉:当然知道,三好婆,院里联合我们义工团今天要为老人们过节,其中有一个环节就是为你过生日。

  三好婆:这,这个多不好意思的啊。

  阿  玉:你是九月九生的,这是老天爷给的特殊待遇!

  秋  寒:(边喊边上)姆妈,姆妈。

  三好婆:秋寒,你怎么来了。

  秋  寒:姆妈,你怎么屋里不呆,到处乱跑,让我可好找啊。

  三好婆:怎么,我活动活筋骨不对了,非要闷在屋里等死?

  秋  寒:好好好,姆妈,我说错话了。

  三好婆:你是高级知识分子,大忙人,怎么会说错话啊。

  秋  寒:姆妈!你就不要生气了。我知道,平时没空来看你。姆妈,看,今天你生日,我给你买了寿星服,还有进口水果,还有蛋糕……

  三好婆:算你还有点孝心,还记得我这个老太婆生日。

  阿  玉:三好婆,你女儿真是想得着,好福气。你们先说说话,我要去张罗节日的事了。

  三好婆:好,好,阿玉,等歇张罗好了,到我屋里来坐坐啊。

  秋  寒:姆妈,这个人好面熟啊。

  三好婆:怎么,你认识阿玉?

  秋  寒:阿玉?对,就是她。何小玉!你不要走!

  阿  玉:你——你认得我?

  秋  寒:呵呵,不用奇怪,你不认得我,我确认得你!

  阿  玉:哦?

  秋  寒:我哥你是一定认得的。

  阿  玉:你哥?他是谁?

  三好婆:秋寒,阿玉认得子刚?哎呀,真是有缘人,有缘人。

  秋  寒:我叫陆秋寒,我哥叫陆子刚!

  阿  玉:啊!原来是陆总。

  三好婆:阿玉,你原来认得子刚的啊。太好了,太好了。

  阿  玉:认得的。但那都是过去的事了。

  秋  寒:姆妈,你不要阿玉长,阿玉短的了,叫的比女儿还亲!

  三好婆:怎么!你吃醋了?阿玉有什么不好拉。阿玉,既然子刚和你也认得,那咱们以后就是一家人了。

  秋  寒:一家人!姆妈,你——你是不知道,她,她是个贼!

  阿  玉:秋寒,你不要说了!

  秋  寒:怎么!敢做就不敢让人说吗?

  三好婆:秋寒!你不可以这样说阿玉!

  秋  寒:姆妈,她曾经是哥公司的会计,侵占过公司十万块钱,吃过“家庭官司”。

  三好婆:哎,原来是这样一件事啊。

  阿  玉:三好婆。我不晓得陆总就是你儿子,我,我对不起陆总。

  三好婆:阿玉,快不要这样说,这都是过去的事了。

  秋  寒:姆妈,你怎么胳膊肘儿往外啊。老是帮着外头人!

  三好婆:秋寒,阿玉,还有他们义工团的老蔡,都和我说过,阿玉曾经走过歪路。

  秋  寒:什么歪路?说的倒好听。她就是一个贼,本性难改,现在又来养老院来骗老人!

  三好婆:住口!你,你怎么可出口伤人!

  秋  寒:为什么不可以!

  三好婆:因为,因为我要让阿玉做我的儿媳妇!你骂阿玉,就是骂我!

  阿  玉:三好婆!这——

  秋  寒:(震惊片刻)姆妈!你是不是老糊涂了!(对阿玉)何小玉,你不但是个贼,没想到还是个狐狸精!

  三好婆:(拿拐打过去,一个踉跄)你给我住口!

  阿  玉:(一把扶住,在椅子上坐下)三好婆!你快不要生气了!

  秋  寒:姆妈,你,你要打我?从小到大,你可从来没打过我?你今天为了一个外人,打我?!

  三好婆:秋寒,姆妈本不会打你的,但是,你今天说的话太过分了!

  阿  玉:三好婆,秋寒,你们快不要说了,都是我不好,我,我是个害人精!

  秋  寒:你看看,她自己都承认了。

  三好婆:承认什么?你说阿玉是贼,那你陆秋寒,还有你哥陆子刚,也是贼!

  秋  寒:姆妈,你怎么可以凭白无故冤枉人啊。

  三好婆:姆妈不会冤枉人的。你们一个上小学一个上中学时,到人家田里去偷西瓜,被抓住了!还记得吧!

  秋  寒:这,这小时候谁没有个做错事的啊。

  阿  玉:三好婆,那都是小时侯的事,快不要提了。

  三好婆:要提的,都是过去的事了,敢做就不怕让人提吗?你,你向阿玉道歉!

  老  蔡:(兴冲冲的上)道什么歉啊,三好婆。唷,这不是秋寒,还有阿玉也在啊。

  三好婆:老蔡,你来得正好,给我作作证。

  秋  寒:老蔡叔叔,你也要给我评评理。

  老  蔡:你们娘俩这是?

  阿  玉:老蔡叔,都是我惹的祸,让三好婆生气,让秋寒妹妹受委曲了。

  老  蔡:哦?三好婆,怎么回事啊?

  三好婆:老蔡,秋寒原来认得阿玉的,知道阿玉以前走过歪路的事,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话!把我给气的,哎!

  秋  寒:老蔡叔叔,我,我是说了一些过头的话。但,但是姆妈也忒糊涂了。居然……

  老  蔡:居然什么?

  秋  寒:哎,我都不好意思讲。居然想把她介绍给我哥,亏姆妈想得出来!

  三好婆:秋寒,说来说去,你还是看不起阿玉。

  老  蔡:原来是这样。要我说,这事啊,秋寒是你的不对。

  秋  寒:什么!老蔡叔叔。我不对?

  老  蔡:是啊。阿玉过去的事已经过去了。你旧事重提,不留情面。这是一不对。

  秋  寒:好,这,这算我不对。

  老  蔡:阿玉在司法所和社工帮助下,经过矫正教育改造,现在已经是个守法公民,而且热心公益活动,也是我们义工团的优秀志愿者,热心公益事业,所到之处,就是春天。三好婆,你说对不对。

  三好婆:就是,这大半年来,都是阿玉来帮我剪指甲,洗头,陪我老太婆拉家常。

  老  蔡:所以,你再以老眼光看人,这是二不对。

  秋  寒:老蔡叔叔,那是不是还有三不对,四不对啊。

  老  蔡:如果非要说三不对。就是秋寒你看不上阿玉,就是看不上你老蔡叔叔啊。

  秋  寒:老蔡叔叔,这又从何说起啊。您可是个大好人,感动虞城的公益人士,把时间都贡献给了公益活动,就连百年后的遗体都捐赠了医学事业。我这个做医生的应该向你致敬。

  老  蔡:可老蔡叔叔曾经也是走过歪路的啊。

  秋  寒:啊!这,这不可能!

  三好婆:这是真的。

  秋  寒:(沉默片刻)是我不对,我不应该出口伤人的。

  老  蔡:好,这是三不对。还有这四不对嘛。在你那儿,秋寒!

  秋  寒:在我那儿?

  老  蔡:你哥不是让你送一面旌旗过来的嘛。

  秋  寒:对啊。让我在今天过节的活动中送给一个你们团的义工,叫化蝶!不会,不会就是……

  老  蔡:化蝶就是阿玉,阿玉就是化蝶!

  三好婆:是我让子刚送的。

  老  蔡:秋寒,相信你也知道,蝴蝶没破茧前是害虫,可化蝶后就传播花粉,并且给人间带来美丽!

  秋  寒:姆妈,我,我错了。

  三好婆:知道错,还不向阿玉道个歉。

  秋  寒:小玉——小玉姐,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不该那样。

  阿  玉:秋寒妹妹,快不要这样说。

  秋  寒:(转身从袋子里拿旌旗)对了,小玉姐,这个,这个旌旗是我哥送给你的。

  老  蔡:好啊,好啊,你们这叫冰释前嫌,三好婆!这个是你最好的生日礼物了吧!

  三好婆:真是,我老太婆活了八十岁,今朝最开心哉!

  剧  终

  倪海东

作者:倪海东   编辑:吕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