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品——暖冬
2018-07-10 17:28:00  来源:法润江苏网

  时  间:当代,春节前夕。

  地  点:邳州大运河畔,王小创的民工住房。

  人  物:王小创,男,河南兰考来邳打工者。

          莲花,女,王小创的未婚妻。

          李主任,男,邳州市法律援助中心主任。

          黄主席,女,某板材加工责任有限公司工会主席。

  王小创:(用河南口音、伤心状、边写边说)莲花,我亲爱的莲花,真的好想你呀,我来邳州打工一年多了,凭着我的木工手艺一定能挣不少钱。原打算今年“五一”节和你结婚,可谁知一场灾难降临……我这手成残废了,不能连累你啊……哎!(哭泣声)莲花,你我今生无缘,来世咱再做夫妻吧。莲花啊……(趴桌、哭泣)

  [莲花手拿一信封、背着大包袱、小行李等物品上

  莲  花:(用河南口音)俺叫莲花,是河南兰考的。来邳州找俺对象回家结婚。这邳州真大,还真不好找。要不是有邳州这么多的热心人帮忙,还真找不着。

  (边看信封边说)这不,到了。

  (敲门声)有人吗?

  王小创:(在悲痛中)谁?

  莲  花:俺,是他,终于找到了。(推门)—小创哥

  王小创:(猛抬头、惊喜)莲花!

  莲  花:小创哥----(扔下行李、扑至王怀、热烈拥抱)

  王小创:莲花,咱是在梦里吧?

  莲  花:净说憨话,咬咬你的手指头,看疼不?(拉王手示意咬指)

  王小创:(急藏左手,咬右手)哟,怪疼,不是梦。莲花,你怎么来了?

  莲  花:(责备状)给你写信你不回,给你打电话,你不接也就罢了,打了几次你都给掐了,还拒接。你这是啥意思呀?

  王小创:(解释状)莲花,你听我说……

  莲  花:(责备状)说什么说,俺这婚到底还结不结?

  王小创:(惊讶状)结婚?跟我结婚?

  莲  花:(撒娇地)憨样,反正不能跟走大路的结……

  王小创:(难过状)结婚?还结啥婚!?

  莲  花:小创哥,你知俺多想你不?春节快到了,来邳州打工的乡亲们都回家过团圆年,俺到兰考车站接你几回都没接着,俺站在沙丘上瞅啊瞅啊,眼都望穿了。(站起)给你打电话你也不接,俺想到邳州来,又不知你在哪个工地,好不容易才找到你给俺留的这个地址,(捶打、撒娇)你忘了家,更忘了俺……

  王小创:莲花,你就把我忘了吧!

  莲  花:(抢信、看信片刻)你、你、你好狠的心。(跺脚、撕信)

  王小创:我欠你的情太多,这五千块钱算我对你的报答……(递钱)

  莲  花:(拒收、惊讶状)你不要俺了?

  王小创:(伤心、再递钱)咱好合好散。

  莲  花:这还没合哩?

  王小创:(抽回手)那更好,你走吧!(撵走状)

  莲  花:我去哪?

  王小创:(明知故问状)回兰考啊?!

  莲  花:(怒)你……!?(追问状)你挣大钱了?!富了?!阔了?!邳州的山美、水美、人更美,你迷上了大运河畔的哪个小妮子了?!说啊?不说清楚不拉倒!(生气摔钱在桌上)

  王小创:(故意拖长腔、不肖一顾地)我缠上女老板了,中吧?(转身从桌上拿钱递过)拿着钱,走人!

  莲  花:(怒状)俺咋找上个你!(一记耳光,扔过钱)这回咱俩清了,谁也不欠谁的了!

  王小创:(捂脸)莲花,你、你去哪?你想去跳大运河?(拉莲花的手)

  莲  花:(边收拾衣服、讽刺状)是,正可你的意了?(摆脱王的手、生气)别拉俺!(讽刺状)俺一身的兰考沙尘,不怕污染你洁白的手套吗?(嘲笑)这天又不冷,还戴着白手套?真潇洒,真酷啊!(怒状、摆脱)放手,放手,你放手啊!(猛咬王小创的手,王急抽左手并拉下手套)你的手?你的手指头咋少了三个?(惊讶)

  王小创:(抽回手)莲花,我的左手残废了呀!(痛苦)

  莲  花:(不解、疑问、轻声关系地)小创哥,你的手咋会这样啊?

  王小创:前几天,我为了去挣那百分之三百的工资加班加点被电锯扫掉的呀!

  莲  花:(心痛地、捂心口)十指连心,那多疼啊!

  王小创:咱俩缘分尽了,我的心也疼啊。

  莲  花:小创哥,你就是因为这,才说不要俺的是吧?可俺要你,你就是全部失去劳动力、啥都不能干了,俺也要养活你一辈子。

  王小创:(摇手)不、不!我不能拖累你。前几天我已经拨打了“12348”法律援助免费电话,去邳州法律援助中心咨询了,我要讨回我的合法权益,讨回民工工伤的权益,我要和他们公司的老板血战到底!(挥手)

  莲  花:咱是外来打工的,无权无势更无钱,能斗过财大气粗的大老板吗?(搀王小创臂)咱回兰考老家吧,再苦再穷永远不分离!

  王小创:(忽然明白似的)咱有法!

  莲  花:你有啥法子?(惊讶)

  王小创:《法律援助条例》和《劳动法》啊!

  莲  花:法律还能给俺援助?劳动还有啥法?(不解状)

  王小创:事故发生后,俺去邳州市司法局、邳州市法律援助中心咨询了,司法局的领导可关心疼爱咱民工啦,法律援助中心的李主任热情接待了我,给我讲法、让我懂法,学会用法律保护咱的合法权益,我就按照法律程序向人保局提交了工伤认定申请。(找材料)这是复印的,你看看!

  莲  花:(接材料、不解状)官向官、民向民,焦裕禄向咱兰考人,

  王小创:(纳闷状)你说的也是,这医疗诊断证明,劳动关系证明和工伤认定申请报上去两个多月了,石沉大海,到现在还没有音信啊。可法律援助中心的李主任不像这样的人啊?(摇头)

  莲  花:咱甭等了,回老家吧,

  王小创:(坚决地)不,老板要不给咱工伤赔偿,我也垛掉他三个手指头!(从背后拽出斧头)

  莲  花:(阻止、指责)你疯了,这要坐牢的。

  王小创:(挺胸、昂头)正好,有管饭的了。

  莲  花:(反问)你进去了,那俺咋办?

  王小创:你再找个全活的啊!

  莲  花:俺只要你!来,把我的手指头也剁掉仨,俺跟你一样了吧!(找斧头)

  王小创:莲花……(阻止、哭状)

  莲  花:你不剁,俺剁……(仍欲找斧头、伤心、哭状)

  王小创:(悔过状)莲花……我、我、我跟你回兰考老家,中不中?

  莲  花:甭哭了,谁让咱是打工的啊(二人相拥痛哭。小创拾起斧头感慨万千)

  〔李主任和黄主席带着礼品上

  黄主席:(大声地)小创师傅!

  王小创:黄主席、李主任,是你?(惊讶)你们怎么来了?(怒气未消、斧头在手)

  莲  花:(责备地、夺过斧头、藏起)你这是咋啦?!

  李主任:(看到夺过斧头、藏起的经过、微笑着)小创师傅,我理解你现在的心情。为稳定和谐化解纠纷,给弱势群众法律咨询是我们的工作。

  王小创:(转身、讽刺地)李主任,感谢你的厚爱了!

  莲  花:(接带来的礼物)李主任、黄主席,你们坐吧。

  黄主席:再过几天就是春节,知道小创师傅的伤还没有好,公司老板委托我来看望小创师傅的(递礼品)

  王小创:(讽刺、不相信状)你是刘备摔孩子——收买人心

  李主任:(上前握手)你是莲花妹妹?欢迎来邳州啊。

  莲  花:俺这次到邳州来就是想和小创结婚的。刚才听小创说了,你人好、心好,可就是这个事没有办好。不办好这婚咋结啊?!

  王小创:莲花知道我是残疾人还会和我结婚?

  黄主席:残疾人咋啦?残疾人就没人关爱了?

  李主任:美丽善良的兰考姑娘知道你因工受伤,她会更爱你的!

  王小创:(甩手、嘲笑)你拉倒吧!你是往俺流血的心上洒盐沫子!你是把俺兰考人当猴耍!你是把俺外来打工的当羊肉涮!

  莲  花:(指责)小创!你?

  黄主席:﹝转身、心平气和地﹞小创师傅,我理解你工伤后的痛苦。

  王小创:〔仍气愤地〕你别猫哭耗子假慈悲。〔理直气壮地〕当老板的好人不多。

  李主任:〔反问〕你有何依据啊?

  王小创:我有!〔转身在桌上拿起一张报纸〕你看看,这是前几天《新华日报》焦点新闻第三版。

  李主任:〔看报〕工伤维权:民工艰辛的路。

  王小创:这篇文章就是俺民工流血流泪、蒙冤受屈的真实写照!

  李主任:这篇文章我已经看过了,它为工伤维权、为民工的权益呐喊。

  黄主席:是啊,法律援助中心的李主任和律师多次到我们公司,人保局也下达了工伤认定书,我们老板认识到了在经营过程中存在的问题,自觉承担责任,接受对你的工伤认定和法律规定对你的伤残赔偿。今天就是专门给你送钱来的。

  王小创:〔不相信、激动地〕是吗?这是真的吗?

  黄主席:〔打开文件包、取出支票递上〕是真的!这十六万元的支票请你收下吧。

  王小创:﹙轻轻接过支票、细看﹚是十六万,是十六万。〔连连摇手〕不,不,黄主席,黄大姐,李主任,俺不能要这么多,〔自责地〕俺自己也有责任,俺光为了多挣钱主动要求加班加点,过度疲劳才出现工伤事故的呀!

  李主任:感谢你的坦诚,可接受赔偿也是劳动法赋予你的权益啊。这十六万是你应该得到的赔偿。

  莲  花、王小创:〔感激、齐声地〕李主任、黄主席,谢谢你们〔欲跪下〕。

  莲  花:〔请求地〕俺也来邳州打工,李主任,你要俺吗?

  李主任:〔学河南话〕咋不要嗳,我们邳州正在打造法制文化特色小镇举办双八职业技能培训,让特殊的人群得到改造和锻炼

  莲花:   俺来当义务宣传员

  众人:   我看中

  剧  终

编辑:马亚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