旁听
2017-11-07 15:21:00  来源:法制日报

  她颤巍巍地走进审判庭,被法警安排在旁听席第一排座位上,从她慌里慌张、无可适从的神情上可以看出,她从没来过这地方。

  当穿黄马甲的犯罪嫌疑人被带出来时,她眼睛一亮,目光跟随着穿黄马甲的年轻人,直到他坐在写着被告人牌旁的铁椅上。

  这个穿黄马甲的年轻人是她的二儿子,是一起故意杀人案的犯罪嫌疑人,被杀死的是她的大儿子。

  她的两个儿子,一个去了另一个世界,另一个身陷囹圄,这对为子女操劳了大半辈子的母亲来说,心里的那种痛是无法言说的。

  我担任宣传报道任务,手里握着照相机站在一边。望着她一头白发,满眼涟涟泪光,我的心不由得收紧了,举起的相机又放下来,实在不忍按下快门。

  她是从偏远山区辗转而来的。

  她的两个儿子都有不同程度智障。几年前,她给大儿子娶了一个重庆的媳妇,当年生下一个孙子,眼看一家人的日子慢慢地好起来。

  为了养家糊口,大儿子到内蒙古一家煤矿打工。等他回到家里,得知媳妇在一个晚上忘了关鸡窝,被黄鼠狼叼走了一只母鸡,娘吵了几句,媳妇便使性子离家出走,不知去向。他去媳妇老家找了一趟,仍无音信。媳妇丢了,大儿子没好气,性情变得急躁不安,常常把怨气撒在娘身上,有时甚至对娘破口大骂。

  大儿子又到内蒙古那家煤矿干了一段时间,回家还是看不见媳妇,便打算去几个地方找一找。那天他发现有人动了包里寻媳妇的路费,当听说是娘拿了700块钱去挡窟窿时,他忍不住拍着桌子大吵大闹,并将包里剩下的钱扔出门口。

  地上飘满了红杠杠的票子,这都是用血汗换来的呀!娘和二儿子赶紧蹲下去捡。气急的大儿子嘴里不干不净地骂着,还踢打娘。

  二儿子看不过眼,一跺脚站起来,将手里捡到的钱一把扔在地上。大儿子冲过去,两人一阵厮打。

  二儿子抽身进了厨房,拎起菜刀跑出来,朝大儿子头上砍去。

  娘大叫一声,急忙扔下手里的钱,抱起躺倒在地的大儿子。

  二儿子愣怔了一会儿,丢下菜刀,蹲在娘的身边,看着头上冒血的哥哥,浑身瑟瑟发抖。

  庭审中,公诉人出具了多份调查记录,是对当地村民和村干部的调查,从这些调查笔录中可以看出,这些人大都预料到了悲剧迟早会发生。

  二儿子的律师辩护说,大儿子这种对老人超常的虐待,让村干部和村民有了预见,而这令人痛心的预见竟然一语成谶,如果发现这种苗头加以疏导,或许这个家庭就不会散,就会出现另一种结局。

  是啊。一些家务事在不经意间会使一个家庭瞬间支离破碎,这些悲剧留下的不仅仅是几声唏嘘!面对社会,还有很多事情需要我们去做。

  人们走出审判庭。

  她牵着小孙子的手,站在寒风中,望着渐渐远去的囚车,喃喃自语:“作孽哟……”  (王金平)

  (作者单位:河北省邢台县法院)

编辑:吕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