践法
2018-01-03 14:05:00  来源:法润江苏网

  话说2015年7月某日的一天,在朝阳小学,大清早有两个6年级的学生,精神抖搂的背着书包朝学校走来,进校园的小同学们、老师们都频频点头、打招呼问好。他们中一个姓王的小朋友向正面走来姓李的小同学,恭恭敬敬地招呼道:“你早晨好!”这个姓李的学生也立马回应,但这个学生有个不良的口头馋,这个口头馋的好坏就体现了一个人的素质问题:

  “你他妈的,早上吃过啦 !”

  你们说,这样语言美不美,叫不叫骂人?

  小王一听,本想互相拉拉手,齐奔学校走谁科到,他还口头不训骂人,于是小王头一昂就走了。

  小李这时很生气,又来第二名:“你他妈的耳聋哪!”

  小王听道,气不打一处来,他怎么满口  秽尽是垃级语言,又加快了步伐远离他……

  小李见状也很生气,又来了第三句:“你他妈的给我站住!”

  小王这时听着未听似的继续朝教室走去。

  小李更耐不住心火,又来了第四句:“你他妈的跑什么!”

  小王这当儿改变了去向,没有去教室,转弯直朝办公室,找到班主任老师:“X老师,早晨好!”

  老师听后立刻回敬道:“你好,王水你一来不去教室早读,到办公室有什么事吗?”

  “老师,我想请问您一件事,平时我们上德育课,法制课都知道打骂人是违法行为,那么不良用语,所谓的口头馋算是骂人吗?骂几次就要承担法律责任呢?”

  小王今天为什么要去找老师谈这个问题?

  他学会用法律去维护自己的人身权益。老师听了他这么一问,随接找到法律依据,在法律上讲骂人在3次以上属多次,多次就叫诽谤和污辱他人人格。

  小王把刚才与李圩圩相遇情况诉说了一遍,老师听了,立即找来小李,对其进行教育,小李感触很深:“噢——小王为什么不理我,原来如此,我错了,我向王小同学道歉,我要彻底改掉这种不良的口头馋!”

  同学们,我们之间要互相学习,互相爱护,互相关心,互相帮助,互相尊敬,团结一致地搞好学习,掌握一定的科学文化知识,这是我们在校学习的目我,上述说的是语言,下面再谈一谈打架。

  同学们,你们很小,很幼稚,知识面小,尤其是法律知识,法律意识格为淡薄。什么叫违法?什么叫犯罪?难以界定,我现在讲一个七个学生走路走的好好的,忽然间走进了高墙座进了铁窗的故事。

  在我市某初级中学,07年七月28日放晚学,从这个美丽如图的校园走出了七个男生,年龄都在17岁,均是初中3年级学生 。

  这七个学生在校园规规矩矩,出了学校门就像七只虎,就是所谓拜把子的弟兄了。他们平时从电视看武打到武侠小说的入迷,江湖义气盛浓,并依次排为老大、老二、老三、老四。

  在他们放学回家的路上,拾头见到前面走的正是本校初中一年级XX学生,这时刁老大开口了:“老二,前面是个什么人,走在我们前面”。老二应到:“是初一学生赵XX”。

  “如此大胆,今天我们七人有没有兴趣”。

  其他3兄弟一扬即合:“有!老大有兴趣怎样,没有兴趣怎样?”

  老大又开口道:“回家干着呢!弄个“靶”子玩玩,怎么样!”

  “行,就找个活“靶”子玩玩”

  说着刁老大提高嗓门,朝着前方的小赵连喊几声:“前面的小子,站住!”当小赵还没瓜是怎么回事,这兄弟七就把他围了起来。小赵很感畏惧“你们想干什么!”

  “干什么?你说想干什么!你敢挡我们的道,哥几们想找你当“靶”子玩玩”。

  小赵听了,很不懂的:“什么叫靶子”

  刁老大讲,军人练兵打靶你知道吗?

  “不知道!”

  “不知道,我今天告诉你,你马上就知道,你站稳了,我们七人想过个拳头瘾,每人弄一拳,不管打中打不中,或轻或重,都不许你告诉老师,告诉家长”。

  小赵这时惊呆了:乖乖,每人一拳,还把我打死了呢!你们打我凭什么,我不回有了,我去找老师

  “你真能,还敢去找老师,你要走,你看看那边是什么?”

  小赵朝小老大手指的方向一看,什么也没有,只有一条河:“河里有什么呀?”

  “河里是水,你不给打还要去报站,我们就把你往河里掉,把你用水泡一泡!”

  “河里有水把你尽渴渴足了当饱解渴,你愿意打,还是愿意渴,你自己快快把话儿说”。

  小赵一听,来者不善,我也不会水,甩到河里会被淹死了呢?他拔腿就跑。

  人家既然跑了,害怕了你们,你们4人还会罢休吗?这种行为已经触犯了法律,走到犯罪的边缘。他们只顾一时兴起,老大一挥手,“弟兄们给我追!”这4个人就像捣坏了的蜂窝,一涌而止。老大腿脚快,一把抓住了小赵的头发,按倒在地上,“你还敢跑!”后面3个人也赶了上来,二话没说两个拎膀子,一个拽住双腿,把小赵抬悬空进行打悠纤,嘴里哼着号子,“一、二、三,一、二、三松”扑通,小赵已被撂下了小,在小中挣扎,浮上水面就“救命”啊不停地喊,这七个人不仅不去施救,不定期站在岸上说风凉话:叫你做靶子你不干,还想跑跑得浑身,把你撂下河洗一洗去去汗。小兄弟,我们不等你了,告辞了!

  就在这时,有两个成年人在远处早就看到这情景,急步赶了过来,喊了两句楚州地方语:“这七个伢子,是哪几家子的,乖乖,把伢子撂下水还淹死了呢!”

  刁老大见到被发现:“不好,我们快分头散喽!”

  两个大人,奋不顾身地跃到水里,把小赵举出水面,浅游到岸,只见小赵已淹淹一息泛着白眼,并立即送到镇卫生院抢救。陆军里有个医生认识小赵,并打电话告知情况,小赵的父母知性后,立马赶到医院,母亲见状,立刻昏迷过去,经过18个小时的抢救,小赵的生命脱离了危险,但经医生说,小孩进水太多,呛到了气管肺部,就是小孩子好,气管里也会留下终身残疾。小赵的父母对此,控诉了这七个学生。

  这七个学生,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等232、234条,故意伤害他人身体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为首的刁老大被判两年零6个月,其它3人分别受到不同程度的法律制裁,真是:

  国法尊严英践踏,

  九种行为更不谈,

  沾上一种苦连天,

  耽误前程入泥潭。

(淮安区 费沛喜)

编辑:吕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