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信
2018-08-02 16:26:00  来源:法润江苏网

   “尊敬的于检察官,您好!我是小乐,我今天回学校上课了,虽然开学两个多月才来学校,但是同学们好像也没有觉得异样,大家只是问问我身体有没有好一些,我想老师跟大家说了我请病假的事情,我应该可以像以前一样融入学校的生活了。只是,每次经过小兵的教室,我都特别内疚和心痛,我想下次和妈妈一起去见他的父母,一起面对这个现实。于检察官,真的很谢谢您这段时间对我的帮助,我永远也不会忘记您第一次隔着铁栏杆跟我说的那些话,我会好好生活的。”俞媛媛放下手上有点皱的卡通信纸,拿起手机给那个熟悉的号码发了个短信:“小乐,来信已收,放下负担,慢慢来”,她的手机里已存了十几条这样的回复记录,纸信与短信的变换是小乐和她之间默契的交流方式,这样的方式能给小乐最大的空间。俞媛媛打开抽屉,拿出小乐的那一沓来信,信里流淌的是那个少年经历的不幸、悔恨与挣扎:“我和小兵每天都是一起骑着那辆三轮车去帮超市运货的,那天转弯的时候我也不知道怎么就侧翻了,反应过来的时候小兵已经压在了最底下,如果我和小兵没有选择暑假留下来打工,这一切是不是都不会发生……”、“于检察官,谢谢您帮我妈妈一起去做调解,虽然小兵爸爸谅解了我们,我也不用待在看守所了,但是想想被我害死的小兵、想想还不知情的小兵妈妈、想想为了赔偿金到处借债的我妈妈,我真的宁愿待在里面一辈子……”、“于检察官,我想您说的对,我不能让这次事故变成两个家庭的悲剧,我想成为两个家庭的希望,法律和社会都会给我机会的……”

  俞媛媛把信纸一封封折好放入信封,看到信封上的“于圆圆”三个字时不禁浅浅一笑,她想第一次见这个困在牢笼中的少年时,他一定已经把“于圆圆”这个人刻进了自己的人生,尽管他把三个字都刻错了。又或许,在她每一次面对着那些比她小几岁的未成年人介绍自己时,他们都把这三个同音却不同形的字刻入了脑海。“你好,我是承办这次案件的俞媛媛检察官,你的案件现在已经进入了我们检察院的审查逮捕阶段……”,俞媛媛的声音总是既坚定又温柔,因为她知道在意外和失足困境中,检察官可以成为黑暗中的希望。

  作者:王丹 相城区区司法局

相城区法宣办

编辑:马亚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