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张升职记
2018-08-16 16:47:00  来源:法润江苏网

  老张,老医科大学出身,业务过得硬,人长得帅,谈吐潇洒,交际广泛,可以说是他那家医院的招牌。轮到他坐诊的星期四,头天晚上窗口就排起了长龙,挂他的号。在这家效益不好的医院,这是绝无仅有的“盛况”。

  所以做他的领导很辛苦,要防止他被挖走,只有尽可能地升他的职。于是老张从普通科员到科室副主任,主任,院长助理,副院长,只花了不到二十年的时间。人们谈起他,总是说,院长走了,肯定是他,抱这种想法的何止是院里群众,中层甚至院长也都这样认为。

  人们百思不得其解的是,老张在副院长任上一干就是十年,期间院长已经换过两任了。这成了这个医院为数不多的秘密中的最大的一个。

  其实那两位院长临走时也极力向组织推荐他,甚至卫生局的领导也几次找他谈话,说如果他不做这家医院的院长,其他的同志来做院长也不大好开展工作,甚至最后局长大人亲自出马,让他服从组织决定,必须把院长帽子带上。

  可老张总是一口回绝,理由无非是才德不足以胜任。

  没有不透风的墙,老张誓死不做院长的秘密终于被谁不小心捅了出来,人们听到后聒噪了好长时间,但还是没有搞清。

  今年老张五十二岁,按官场一般的看法,再过几年就应该退居二线让贤了,可这几天老张一直往卫生局跑,甚至是晚上常常与市里达官贵人们联络感情,连他雷打不动的星期四坐诊的日子,也有几次是他的徒弟顶上的,不了解情况的老主顾,有的还以为张副院长出漏子被双规了。

  卫生局局长这几个月很烦,因为这个老张这些天不仅自己亲自出马,而且还有一些德高望重的要人也有意无意地提起他。所有信息的中心只有一个:老张以前思想保守,现在想通了,想发挥余热以回报多年培养自己的医院、领导和社会。

  很明显,老张想做正院长了。

  卫生局局长不傻,可他也搞不清他手下的这个老张。

  几个月以后,各医院院长交流,老张在一片惊讶中走马上任,成了这家医院的新院长。

  在庆祝升任院长的家庭小聚上,面对着这么多年来忠心耿耿跟着自己打天下的几个心腹们,张院长呷了一口五粮液,呵呵地笑着说:“想知道原因吗?”心腹们大喜,都干了门前酒,张着布满血丝的眼睛虔诚地等待着谜底。

  “我们医院主要方向是什么?”

  “高血压,抑郁症,心脏病。”

  “最近医院效益怎么样?”

  “好得离谱。”

  “知道为什么么?”

  一直被主子搞得神经错乱的心腹们索性放弃了思想挣扎,洗耳恭听。

  “以前对于法治,中央好像只是喊喊口号,可现在确实来真的了,手段和结果都很辣手,那些个苍蝇谁屁股干净,提心吊胆地忙活,没有几个不来照顾我们医院生意的。”老张说完哈哈大笑起来。

  可是他的心腹还是一副副蠢样。张院长一仰头,把杯里的酒干掉。

  “我以前不做这个正院长,是因为那时我们医院穷得叮当响,也没什么地位,做正院长那是放在火上烤,现在可就不同了。”

  正说话间,张院长的手机响了,一看,原来是卫生局局长。局长大人要老张亲自给他做心脏手术。

  推荐单位:相城区法宣办

  作者:乔坤飞  江苏省黄埭中学

编辑:马亚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