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炎武记“五人案”
2018-09-17 15:28:00  来源:法润江苏网

  顾炎武在14岁时,耳闻目睹了“五人案”的全过程,并借助自己和座师寇慎、书生杨廷枢以及好友葛芝(复社首领张采的女婿)的关系,弄清了事件的来龙去脉,搜集到大量一手资料,直到50多年之后才予以公开。

  顾炎武把“五人案”全过程写进了《中宪大夫山西按察司副使寇公墓志铭》中,篇幅长达两千余字。历史上用如此多的笔墨详叙“五人案”者,仅顾炎武一人,文章写出了许多内幕细节。

  翻阅顾炎武的其他文章,很少见到他这样细致周到地描写一件事情的经过。他的大部分文章特点在于“议”而不在于“叙”,这篇则相反。通观全文不难看出,对“五人案”,别人横看或是竖看,顾炎武则是鸟瞰、透视地看。这正是顾炎武的与众不同之处。他的座师寇慎向他提供了许多官场和幕后的情节;杨廷枢为他提供了他们几人带头发难以及闯入大堂与众缇骑争执开打的情节;葛芝向他提供复社同仁集资为周吏部送行的经过。还有一些材料,他从《邸报》或《明实录》里获得,这是别人难以得到的。

  有人不认可是寇慎暗中查出五人是首犯之后将他们逮捕下狱,我们则认为,从顾炎武一生的治学态度和严肃谨慎的精神来看,他的描述是可信的。《墓志铭》中有一句话:“公之遗事在于苏,救一方之困,而定仓卒之变,为余所目见者,不可以无述。”也就是说,对于“五人案”,顾炎武是一位亲见、亲闻、亲历者。

  五位义士临死之前还称寇慎是好官,让人觉得荒诞,事实上还真是如此。四库馆员为寇慎所著《四书酌言》所作的题解中可以得到证实:“颜佩韦等五人击杀缇骑后,佩韦临刑称:‘公好官,知我等倡义非倡乱者,即其人也’ 。”为该书作序的张宝树、杨增思也有“若公之好,非平时之洽于民者深,何能使五人之遵其言,重其德,至延颈之时犹呼好官以自明哉”的文字。苏州市民为五人送别时,颜佩韦说过“我为清官死,死有余荣”。顾炎武的这篇文章不动声色地纠正了张溥文章中的一些错误。

  昆山市法宣办

编辑:马亚东